笔迷屋 > 都市小说 > 成了霸总的心尖宠 > 第70章 第70章
    沈伊之前大概猜到会有蛮多人参加的, 但是没想到人这么多,这些人很多亲戚, 也有贺峥公司的一些人,当然也有金城一些关系好的, 随后也有贺霖的朋友之类的, 一路过去,不少人会盯着她。

    因为,她跟贺霖走在一起。

    宴会上,搂腰是绅士的行为,没有人会多想, 唯独令人关注的, 就是沈伊这个继女。

    真正地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而且,还是贺家大少带着的,很显然,这是在向所有人介绍这位继妹。

    往夏珍跟贺峥那里走去的路上, 沈伊就能察觉到大家的目光, 全集中在她身上,贺霖神色淡淡,搂着她的腰, 那些个偶尔过来打招呼的人,还会跟沈伊也聊上两句,脸上带着笑意, 眼眸带着探究。

    一些个年轻的女人对贺霖有意思的都有些妒忌, 彼此间相传起来:“贺少什么时候这么搂着女生了?都没见过吧?”

    “看来这继妹在贺家得宠着呢, 从进门就舍不得松手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挡箭牌呢?最近想跟贺家结亲的可不少,想嫁给贺少的多着呢...你们说是么?”

    周家陈家的千金被她们几个一看,脸有些涩。

    彼此对视了一眼,又转开了去,以前贺少不常呆在金城,因为任务在身,加上身份特殊,并不是一个最好的结婚对象,毕竟如今社会和谐,没有人会想找一个随时见不到明天的丈夫。

    所以贺霖刚回来的这两年,大家都还在观望,即使他的魅力很大,不少人排着队想跟他发生点什么,要么谈一场恋爱,但还没有动到结婚的心思,如今不同了,贺霖回来两年了。

    看来是要稳定了,于是金城但凡有点意思的女人都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借着贺峥的生日,又借着家里的关系,来了不少单身女人。

    走了一圈,沈伊也总算是看清楚了今晚的形式,她抬头看贺霖一眼,贺霖偏头正跟一个长辈说话,说完了低头看她一眼:“嗯?”

    沈伊看着贺霖俊朗的脸,忍不住地戳了下他的腰:“好多女人在看你。”

    贺霖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“吃醋?”

    沈伊张了张嘴,斜对面还有一个卷发的女人端着酒,看过来,并看到她,还冲她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沈伊认识这个女人,上辈子媒体报道过她,说她是贺霖的绯闻女友,今年26岁,在哈佛读研究生,是一名作家,还是金城四少陈路的表妹,不过后来不了了之,反正贺霖没结婚就是了。

    但是不敢肯定他没谈恋爱啊,沈伊微微侧头,撇了下嘴,酸肯定是酸的。

    贺霖低头看她,见她唇角翘翘的,有点小不满的样子,他唇角一勾,眉眼没有平时那么冷漠,柔和一些。

    后,他低声道:“醋桶。”

    沈伊一愣,奶凶奶凶地回:“你才醋桶,连峥叔的醋你也吃,贺小气鬼。”

    贺霖挑眉,听着她骂。

    她骂完了还嘀嘀咕咕的,好一会,贺霖才问:“骂完了吗?”

    沈伊: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可以走了吧?嗯?”贺霖漆黑的眼眸看着她,她仰头从他眼眸里看到自己的还有隐约他眼眸里的一点笑意,沈伊脸顿时发红,“走嘛...”

    软软的嗓音,令贺霖忍不住眯了眼,手收紧,这会一路带到贺峥跟夏珍那里,诗柔跟陈伯因也来了,诗柔得体地挽着陈伯因的手,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,祝贺峥生日快乐。

    贺峥接过陈伯因递来的礼物,说了感谢,又看了一眼诗柔,诗柔眼眸里冷得没有半点情绪。

    贺峥眉心拧起,最后放弃跟诗柔说话,搂着夏珍的腰,一转头就看到沈伊跟贺霖走过来。

    沈伊穿着浅蓝色的裙子,头发扎起来,小脸上带着笑容,像是见到多开心的事情一样,贺峥拧着的眉松了一些,对夏珍道:“你看她,就要扑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沈伊果然挣脱贺霖的怀抱,跑过来,一把抱住夏珍,“妈...”

    夏珍笑起来,看了贺峥一眼,贺峥露出你看吧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峥叔,生日快乐。”沈伊探头,跟贺峥说,贺峥抬头,揉了一把她的头发,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沈伊笑眯眯,随后看了一眼陈伯因:“陈叔叔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陈伯因也抬手,揉了下她的头。

    沈伊又看一眼诗柔,才道:“诗姐姐好。”

    诗柔一直冷眼旁观,看着贺峥的手摸上沈伊的头,陈伯因紧跟着摸了上去,诗柔没应沈伊,而是看向贺霖,喊了一声哥。

    贺霖嗯了一声,神色淡漠。

    一家人站在一起一会,沈伊跟夏珍聊了一会天,这边贺峥就有人找他,贺峥带着夏珍就过去,陈伯因也有人要找他谈话,便也过去,贺霖也有人找他,在那头,金城四少全齐。

    贺霖是搂着沈伊要过去的,沈伊一看到那头全是男人,急忙摇头,表示自己走走就好。

    贺霖看她一眼,伸手,抹了下她唇角上的蛋糕,“少吃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沈伊点头,贺霖随后才离开,他一走,这个位置就剩下她跟诗柔了,沈伊在这里没什么熟悉的人,打算找个地方吃东西,刚走没两步,诗柔就在后面喊道:“沈伊。”

    沈伊顿了下,翻个白眼,刚刚跟她打招呼,她不理没应,现在倒是喊她了,沈伊转头,看向诗柔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诗柔将手中的酒杯放回托盘,冷冷地看她:“你知道这里多少人想嫁给贺霖哥吗?”

    沈伊抿着唇,没应。

    就知道诗柔找她没好事。

    诗柔抱胸,道:“她们都有好的家庭背景,跟贺家门当户对,而你呢?你连亲生父亲都还不知道是谁?或许...你父亲是一个杀人犯呢?”

    沈伊心里咯噔一下,她从来没有想过她的父母是谁,因为记事开始她就在流浪,后来沈舟将她捡了回去,可是流浪的那个地方确实是市井小地方,流氓小偷全聚集在那里。

    沈舟带着她离开后,她很长一段时间根本就不适应新的生活,每次醒来都会以为自己还站在那个街口跟一群人抢吃的。

    这段记忆太长远了,她经历过两世,竟然变得模糊了,她看着诗柔,上前一步,问道:“你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她是不是知道她的亲生父母是谁?

    诗柔道:“我知道什么?我不知道啊,但是你出现的地方不是那种流氓聚集地吗?你父母说不定就在里面呢?”

    说完,诗柔笑了笑,很温柔的笑,但眼眸里却带着胜利的光芒。

    沈伊跟她对视了一会,随即冷笑:“你是想用激将法还是怎么?用心理战把我击垮?”

    她想明白这点,心里反而不慌了,在这个场合下,诗柔对她说这番话,说白了就想激她离开贺霖,让她因自卑产生对比,再由对比产生绝望,毕竟,今晚这些冲着贺霖来的女人,没有一个家世不是顶好的,长相也都是上乘。

    可是,沈伊毕竟经历过两世,她上辈子演过不少偶像剧,这种戏码在心里早就烂透了。

    如果她中招了,上辈子就白活了,世界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,她诗柔的父亲是玉石大亨,她沈伊的父亲就是杀人犯?

    就算...是...那..沈伊强迫自己别再想。

    诗柔一愣,她没想到沈伊会这么快点出她的目的,她冷笑一声,那点温柔撕开,剩下的只有眼眸里隐藏的恨意:“你别得意,沈伊,你抢走了我的一切你会得到惩罚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抢走你的一切?”沈伊顿时感觉好笑,“你的一切不是都是你自己作的吗?”

    对,作,上辈子她也是这么作,可是如果她有诗柔这么好的亲生父亲,她怎么会作?

    是,上辈子她偏激固执,总感觉贺家对诗柔太好对她太差,但是她也得到惩罚了,她最后一无所有还失去了夏珍。

    诗柔牙根都要咬碎了,她指着沈伊:“都是因为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诗柔转身就走,她没作,沈伊就不该出现在贺家,出现在贺家也不该得到贺家人的宠爱,他们都是她的。

    沈伊看着诗柔的背影进入人群里,切了一声,转身往那边走去去找吃的,结果蛋糕刚拿起来,就看到那个卷发的陈姓千金,端着酒跟贺霖的酒杯碰了一下,她也是够大胆自如的。

    贺霖那边至少七八个男人,就她一个女人,她也敢过去跟贺霖碰酒杯。

    沈伊猛地往嘴里塞了一口蛋糕,心口酸酸的。

    她气自己太怂,可是那都是贺霖的朋友,她去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啊,沈伊又往嘴里再塞一块蛋糕,她寻了个椅子坐下,就这么一边吃蛋糕一边看着那边,那个陈姓千金都不走的。

    一直呆那里。

    沈伊:“......”

    而陈姓千金的大胆动作,让其他对贺霖感兴趣的女人议论纷纷,沈伊都能听到她们的唏嘘。

    “哟,不愧是留学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去啊,过去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不去的话以后还有机会吗?”

    “贺少平日里的小聚会我们根本就进不去...”

    贺霖并不喜欢一些吵闹的场所,他成天公务繁忙,见的女人都是直奔工作目的,偶尔放松也大多数是跟秦隽几个人呆在一起,不会叫女人一起,他们这一些男人压根就不缺女人,所以女人对他们来说一点都不稀奇。

    就连秦隽这风流种子,跟贺霖几个在一起的时候也很少会将女人拎出来聊,他们如此“清心寡欲”,加上有身份地位,这些个千金要接近是很难的,这个时候不大胆一点,以后就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于是,继那个卷发女人之后,就陆陆续续地有女人过去打招呼,本来只有几个男人的小角落,慢慢地开始女人也多了起来,沈伊看着人多,但还是一样能一眼看到贺霖。

    他人高,鹤立鸡群不说,气势也在,他似是有点不耐烦,抬眼找沈伊,沈伊一看他抬眼,立即转开头,一转开头就对上几个男生的目光,他们唇角带笑,像关注了她很久。

    看到她看过来,他们像是受到了鼓舞,往她跟前一凑:“嘿,你好,你是沈伊吗?我叫苏策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....”

    三个人一个个介绍完了,沈伊才放下蛋糕,站起来,跟他们也介绍一下自己,这三个男生都很年轻,都还在上大学,他们还夸沈伊长得很漂亮,沈伊有些不好意思,笑了下,苏策还问沈伊:“等下可以邀请你跳舞吗?”

    “啊?可....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。”这时,一道低沉的嗓音传来,打断沈伊的话,几个人齐刷刷地看去,就看到贺霖走过来,三个男生愣了下,急忙恭敬地喊道:“贺霖哥。”

    贺霖扫了苏策一眼,拉起沈伊手臂,搂着她,拇指碰了下她唇角:“又吃那么多蛋糕。”

    后看向那三个男孩:“沈伊还小,不适合谈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沈伊:“......”

    苏策等人顿了下,还想说话,贺霖又道:“她第一支舞,得跟我跳。”

    “啊?好的好的。”

    随后苏策几个人也不好再呆,人家女孩子的哥哥都来了还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,他们的心思还是先收起来吧,于是急忙溜了...

    他们走后,沈伊抬头,看着贺霖想跟他说话,贺峥的嗓音就传过来,他看着儿子还有沈伊,点点头道:“沈伊确实还小,不适合谈恋爱,爸爸也不同意,来,沈伊跟叔叔过来...”

    沈伊脸一红,贺峥什么时候来的。

    贺霖看贺峥一眼。

    贺峥也看着贺霖:“夏珍进了洗手间,女洗手间,拉链拉不上,叫沈伊去帮个忙,你还有意见?”

    贺霖没吭声,指尖碰了下沈伊唇角,将她还残留的一点奶油弄走,并道:“弄好出来别乱跑,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沈伊出了他怀抱,跟着贺峥走,结果走没两步,就跟那个卷发的女人插肩而过,沈伊:“......”

    夏珍裙子的拉链在后面,上洗手间的时候内衣不小心弄开了,结果内衣弄好了,却将拉链卡住了,沈伊进去就看到夏珍正在艰难地弄着,沈伊上前,夏珍急忙喊道:“一一,我的拉链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来,你把手松开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的。”夏珍点头,松开了手,沈伊站在后面,弄了一下,将卡住的线扯开,随后往上快速地一拉,终于好了,夏珍松一口气,道:“你峥叔要进来我都不敢让他进来,多害羞啊。”

    沈伊笑起来,牵着夏珍的手出来。

    一出来,外面大厅的灯光变了,音乐也变了,中间空出了舞池,有几对已经下了舞池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,夏珍跟贺峥结婚后,一直都有学交谊舞,所以这个场合对夏珍来说,挺稀疏平常的。

    沈伊上辈子也学过,所以也不紧张。

    夏珍左右找贺峥时,陈伯因却不知道从哪里出来,笑着站在夏珍的跟前,弯腰跟夏珍伸手:“嫂子,我能请你跳支舞吗?”

    夏珍一顿,看着陈伯因,陈伯因满脸笑意,动作维持着,沈伊笑着道:“可是我妈妈还没跟峥叔跳呢,陈叔叔。”

    陈伯因笑得一派斯文:“嫂子经常跟贺峥跳,都跳习惯了吧,跟我试试?”

    夏珍还有些犹豫,可是看着陈伯因这个姿势还在维持,想了下,不能这么小气,于是大大方方地把手放在陈伯因的手上,沈伊在一旁看着夏珍被陈伯因带入舞池。

    顿时沈伊就剩下一个人,她左右看没看到贺霖,于是找个椅子坐下,她对跳舞没有特别的想法,刚坐下,就看到贺峥过来,贺峥估计是看到夏珍下了舞池,他喝了一口酒,随即落坐在沈伊身侧。

    沈伊喊一声:“峥叔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贺峥晃了下酒杯道:“你陈叔叔说想跟你妈跳支舞,我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沈伊看贺峥一眼,贺峥一直看着舞池,眼眸若有所思,此时下舞池的人其实不算多,有些还在寻跳舞的人,有些则没什么兴趣继续聊天,沈伊看了一会,才看到贺霖过来。

    他鹤立鸡群,带着些许的野性,往她这儿来的时候,她竟然有些心跳加速,而旁边全是虎视眈眈的女人,她们估计很想上前,拦住贺霖,沈伊在等待他过来,紧张感十足的当下,端了旁边的酒,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贺峥放下酒杯,站起身,绅士地冲沈伊伸手:“来,跟峥叔这个可怜人跳支舞...”

    沈伊一愣,对上贺峥的眼眸,贺峥示意。

    “我....”峥叔是没看到贺霖正走过来吗?沈伊还在僵持下,贺峥伸手握住沈伊的手,将她带起来,沈伊被迫站起来,随后贺峥带着她往舞池去,正巧碰见贺霖走过来了。

    贺峥看贺霖一眼:“沈伊还小呢,跟着我比较安全。”

    贺霖神色深深地看着贺峥,一秒后,一拽手,直接将沈伊从贺峥怀里拽了出来,往怀里一搂,公然抢走沈伊,抱进舞池里。

    贺峥两手一空:“......”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5分钟内会处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