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迷屋 > 玄幻小说 > 幸福的影子言小念 > 第1010章 家要散了
    婚礼开始的前几秒钟,不知谁那么残忍,把安晓棠流产的事情悄悄透露给了沈迟,并声称是沈夫人亲自给流的。

    沈迟震惊到了,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,他跑去和母亲求证。

    沈夫人本来想否认的,但转念一想,没有必要否认,因为她觉得沈迟也没那么喜欢安晓棠。

    “儿子,那女人被人轮过,就算怀孕了,也绝对不是沈家的种。”沈夫人轻蔑的笑了笑,“就在你离婚的前几天,我看到她和佣人老宋从花房里出来,衣衫不整的。而且你们离婚快两个月了,她指不定怀了谁的,也许是她弟弟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迟好像丢了魂,怔怔的站了几秒,突然一股鲜红的血从嘴里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儿子,儿子!”沈夫人吓死了,搂着儿子的肩膀替他擦血,“你怎么了啊,儿子?不就流个产吗?有什么大不了的?你结婚后分分钟就能让儿媳怀孕的,我们沈家会多子多孙的。”

    没什么大不了的?

    呵呵……

    沈迟笑了起来,雪白的牙齿上沾着血,看起来很狰狞。

    安晓棠是个弱智不假,但并不像母亲说的那样,谁都给睡。她只是心善,没有尊卑观念,经常在花房帮佣人干活,和佣人熟了,自然走得近些。

    她肚子里的孩子,就是他沈迟的。

    沈夫人急死了,“儿子,你别难受了,啊?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不难受,针不是扎在你的身上,你怎么会知道有多痛?”沈迟木然的说道,嗓音里不带一丝感情,和母亲生分了。

    每说一个字,他嘴里就冒出一股鲜血,堵都堵不住。

    “儿子,你这是什么话?女人就是件衣服,你和父母才是真正的一家人啊!你得和妈妈一条心啊,咱们拧成一股绳,沈家才能崛起!”沈夫人想不到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,气得脸色苍白,嘴唇哆嗦。

    她自认为自己是个商界女强人,足智多谋,不比夏瑾差,怎么生出这么个脆弱的儿子?

    “夫人,吉时到了,请少爷出来吧。”管家在外面敲门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来了。”沈夫人用湿毛巾帮儿子擦掉血,“你听话,先举行婚礼,妈妈等下就让楚昱晞过来给你看病。”

    沈迟抬起手背,抹了一下唇角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美丽炫目的新娘对他笑,可是他的眼里却没什么一丁点的神采,仿佛对这个世界没什么留恋。

    忍着嗓子处泛起的阵阵腥甜,沈迟艰难的完成了婚礼流程。

    结了婚,他算个听话的儿子,但做孝子太累了,以后他要当个败家子了……

    至于后妻周女士,对不起,他没法对她负责。

    因为结婚之前,他曾经多次找周女士谈过,还请楚昱晞出面,帮忙劝说她不要嫁进来,悔了这门婚,他会感谢她,给她一笔巨款补偿。

    但周姐也不知看中了他哪一点,坚持要嫁进来。

    那么她就要为自己的固执买单了……

    萧圣没有参加酒宴,婚礼一结束,他就离开了,连一杯喜酒都没喝。

    沈父沈母亲自挽留,也不能留住他。

    沈夫人冷笑,她知道萧圣为什么火烧火燎的走,言念病了对不对?

    活该!

    言念母女俩也是贱得有盐有味的,自己过得好好的,非要去管人家的闲事,结果怎么样了?呵呵……

    沈夫人一直记恨着儿子的仇,恨萧家,所谓打蛇打七寸,谁都看得出言念才是这一家人的核心所在,只要她不好,全家人都不会痛快的。

    所以,想要出这十多年的气,就拿言念开刀,绝不会错。

    安存希姐弟算什么东西,值得她沈夫人亲自出马?她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言念,从没改变过……

    沈迟结婚当晚,不知被谁怂恿,带着两个保镖去了澳门。

    心情不好,他想赌个钱。

    大手一挥,光赏给左拥右抱的女人,开出的支票就达千万之多,金迷纸醉的堕落着。

    赌场是藏污纳垢之地,蛰伏着数不清的深潭大鳄,吃人不吐骨头,沈迟很快被盯上了,陷入漩涡。

    他知道有人坑他,无所谓,反正他只想败家。等他的爹追到澳门赌场,他已经豪输了十五亿。

    我的天,这是多么大的一笔财富!沈父当时就昏了过去,因为沈氏的整个身家也不过上百亿。

    这一晚上就被儿子败去十分之一,心疼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铭心别墅里死气沉沉的,再也没了往昔的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因为言念的身体还不见好,药吃了不少,就是没有效果,起初她还能强打精神,让一家老少安心。

    可实在是不舒服,很快又萎了。

    秦仁凤更加确定女儿撞了邪,无奈她除了会下蛊解蛊,再也没有别的特长,曾研究过风水,也不甚精通。

    但她怀疑安存希家的葡萄树有问题,不止一次的到他家研究葡萄树,还找人化验,可惜没化验出什么有毒成分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还是言志国聪明,他想起了之前曾建议言念喝头发水的贝婆,就和赵秀晶一起把贝婆请了过来。

    贝婆也没看出言念得了什么病,但她觉得言念是天生的苦命,人微福薄,不该过得太幸福,应该挨揍,被老公多揍几顿就能好。

    秦仁凤觉得有道理,摇身一变,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位鼓励家暴的丈母娘,“萧圣,你揍念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对,揍她。”赵秀晶也鼓励着。

    王居先生和言志国欲哭无泪,想到女儿会被人揍,心滴血,但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医院检查不出来女儿是什么病啊!!急死人!

    但无论两位丈母娘怎么劝,萧圣就是不表态,强壮的手臂把病恹恹的妻子揽在怀里,薄唇印在她黑如鸦羽的发顶,俊庞上一点情绪都没有。

    见他舍不得,言志国又建议。“要不你就把她提起来,扔沙发上,然后声色俱厉的吼两句,震慑一下。”

    萧圣把言念搂得更紧。

    他不光舍不得打她,也舍不得吼。

    她是为他生儿育女的妻子,是陪伴他一生的爱侣,是他唯一拥有的女人,他只会疼她,不会打。

    “唉!”王居先生叹了口气,站起来走了。

    赵秀晶也拽着言志国离开,秦仁凤最后一个站起来,留恋的看着女儿,眼眶泛红。

    言念已经不愿意说话了,说话觉得累,几天功夫就瘦得脱相了,一双眼睛占了半张脸,下巴尖得厉害,一点福相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啊?

    四位爹妈在房间里开了个紧急会议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来打念几顿。”言志国看向王居先生,“我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舍不得。”王居先生直接拒绝了,“她又没做错什么事,我也没养过她几天,我宁愿剁手,也不会打我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让念她养母,黄芳来打?黄芳不是喜欢欺负念的吗?让她来吓唬吓唬,也许念的魂就回来了。”赵秀晶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坚决不行。”言志国不同意,“别让黄芳再掺和进来了,她心术不正,再说是让老公打,不然还是逼萧圣?”

    秦仁凤沉默了好一会,突然说道,“要不让他们俩分开一段时间吧?我不是说离婚,也不是说萧圣克妻,而是因为萧圣实在太优秀了,一般的女孩怎么攀附得起?咱们参考下安晓棠,如果安晓棠不和萧圣产生那一点交集,就不会这么坎坷。那么我家念天天和他有交集,自然免不了险象环生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……似乎也对。

    其他三个人默许了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喜欢萧圣这个女婿,但还是女儿更亲些,他们得为女儿考虑。

    等言念病好了,再回来和萧圣一起过日子吧。

    秦仁凤开始收拾行李,准备搬家,三个孩子也会带走。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5分钟内会处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