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迷屋 > 穿越小说 > 极品贴身家丁 > 第1284章 别人不敢燕七敢
    蒋东渠和夏明强行坐到一张椅子上,起来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虽然椅子很大,坐着两个人也不拥挤。

    但是,尚之位,代表着威严和体面,岂能让别人觊觎?

    而蒋东渠毫不在意,坐在尚的位子上,摇头晃脑,翘着二郎腿,哼着曲,神情桀骜。

    夏明则是低眉顺眼,不敢和蒋东渠对视,卑躬屈膝,一副老鼠见了猫的可怜模样。

    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,一介尚,堂堂正三品大员,竟然被蒋东渠给吓成了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难道说,夏明是个窝囊废?

    可能吗?

    绝不可能!

    哪个窝囊废能考中举人,甚至于摸爬滚打,坐上尚的位子。

    尚可是高官,部长级别的大员。

    开玩笑呢!

    想要升迁为尚,那必须从底层做起,摸爬滚打,政绩颇丰,而且,因为年纪的原因,必须两年一升,三年一大升。

    不然,还没等爬到四品呢,就已经成了步履蹒跚的老头。

    但很显然,夏明刚刚五十岁出头,背不弓,腰不弯,身体倍棒,怎么会被蒋东渠给搞的像是一团棉花,随便人家怎么捏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能坐上尚之位的大人,没有一个是善茬。

    在某一方面,定然极为擅长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疑点。

    难道,夏明是因为蒋东渠背后站着的是权倾朝野的杨丞相,就畏首畏尾,茫然四顾?

    那也不必吓成这样啊。

    夏明有很多种选择。

    可以中立,不偏不倚。

    杨克能奈他何?

    甚至于,夏明可以投靠安四海。

    安四海这老流氓虽然势力比杨克差了许多,权利也了许多,但他流氓啊,他混账啊,他不讲道理啊,他敢在朝廷上指着杨克的鼻子飙脏话啊。

    选安四海做老大,绝对可以保夏明不伤分毫。

    可是,夏明没有那么去做。

    所以说,夏明其人,必有难言之隐。

    而且,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最奇怪的是,官员们到夏明老鼠过街的惊恐样子,也没有一个惊诧的。

    这说明,蒋东渠经常赖在尚的位置上、欺负夏明。

    燕七眼中闪烁着精芒,藏着不怀好意的笑。

    众位官员也各自找到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空旷的大厅,冷到骨子里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的炉子,炉子冰凉,根本没有生火。

    官员们虽然穿着厚厚的袍子,但坐在这里,不曾运动,还真是抵挡不住刺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蒋东渠禁不住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他斜了一眼夏明,竟然往夏明这边挤来。

    夏明只好向边上让让。

    夏明越是让,蒋东渠就偏偏往这边挤过来。

    最后,蒋东渠一人四仰八叉,占了整个座位的百分之八十。

    夏明就像是个受气的媳妇,倦缩在角落处,并拢着身体,坐得规规矩矩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,明显闪烁着无奈,更夹杂着愤怒。

    可是,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蒋东渠还是不满意,都快躺下来,依然冲着夏明叫嚣:“太挤了,怎么这么挤呢?我说夏明,你给我让一让,没到我坐的很难受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夏明很气,向蒋东渠瞪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瞪眼,那股上位者的气息,顷刻间弥散开来。

    燕七眼前一亮:对嘛,这才是尚该有的霸气。

    但也就是一刹那。

    夏明霸气的眼神迎上蒋东渠嘲讽的笑容,立刻僵住了,赶紧把狂放的眼神收敛起来,低着头,不敢和蒋东渠对视。

    蒋东渠嘲讽道:“夏明,你挺牛啊,敢和我叫板了?你自己犯了什么错误,难道不知吗?我要捏死你,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边简单,你还敢和我得瑟?信不信我灭你九族?”

    夏明不敢声张,也不敢反驳,头越发低垂了。

    燕七一听:果不其然,夏明真的有把柄在蒋东渠手中。

    而且,还是灭九族的把柄。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把柄,这么厉害,竟然能够灭夏明的九族?

    纵然贪了银子,也不至于灭九族啊。

    纵然买官卖官,玩忽职守,也没可能灭九族啊。

    但是,蒋东渠却偏偏这么说了。

    夏明又不是吓大的,被蒋东渠这一翻吼叫,一句话也不敢说,分明就是真得被拿住了把柄。

    蒋东渠着低眉顺眼的夏明,哼道:“还磨蹭什么呢?起来吧,没我很挤吗?你这是争眼瞎?”

    夏明心里窝火,也不敢反驳,只好委屈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堂堂尚,站在前面。

    有座没法坐。

    夏明着翘着二郎腿,几乎于躺在椅子上的蒋东渠,无奈可耐,眼圈红红的,无声叹息。

    下面,那些官员,没一个人敢给夏明让座的。

    因为,蒋东渠明显是故意折腾夏明,要夏明丢脸。

    现在,谁若是给夏明搬椅子,分明会惹怒蒋东渠。

    到时候,哪有好果子吃啊。

    坐在这里的工部官员,足有八九十位,却没有一人理睬夏明,好像夏明就是一团空气。

    夏明心生绝望,仰着头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一滴眼泪,从眼角流出。

    燕七眼尖,堪如鹰眼,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。

    夏明黯然神伤,成了狗不理,偷偷擦干了眼泪,像是落魄的狗,夹着尾巴,就要从后门走出去。

    燕七站起来,一把拉住了夏明的袖子。

    夏明一怔,眼圈红红的,不敢和燕七对视,顾左右而言他:“燕侍郎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燕七当作不见夏明眼中噙着的泪滴,轻轻拉住夏明的袖子:“夏尚可是我的偶像,能否请你和我坐在一起、指导我一番?我是末学后进,要请夏尚传道授业解惑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夏明完全没想到燕七竟然主动邀请他坐下。

    他难道不怕蒋东渠吗?

    万一蒋东渠发飙,牵连了燕七,而燕七又是安四海的准女婿。

    到时候,自己连安四海也得罪了。

    那就更糟了。

    夏明左思右想,犹豫不定。

    但是,只要能坐在燕七的位子上,脸面还能找回几分。

    不然,八九十号官员坐在下面着,众目睽睽,这脸面往哪里放啊。

    “燕七,你敢!”

    蒋东渠突然挺直了腰杆,怒视燕七,眼中藏着怒火,胳膊伸出来,指着燕七:“你敢多事?”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5分钟内会处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