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迷屋 > 穿越小说 > 极品贴身家丁 > 第1285章 鲤鱼打挺也挺不起来
    燕七眼眸中杀气四溢,像是狼一般,钉住了蒋东渠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钉住,像钉子一般钉过去,而不是盯住。

    燕七这流氓,最烦别人指他的鼻子。

    蒋东渠被燕七犀利的眼神钉得心肝颤,心里好一阵狂跳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他真有些怕。

    蒋东渠别开燕七的眼眸,有些色厉内荏。

    明明对燕七恨得要死,怎么就不敢和他正面硬刚呢?

    哎,燕七那眼神太可怕,好像能杀人。

    燕七怒视蒋东渠,忽然呵呵一笑:“蒋侍郎,你刚才向我吼什么?我哪里做错了吗?还问我敢不敢?我邀请夏尚和我坐同一座位,也好传到授业解惑,聆听夏尚的教诲,有何不可呢?”

    蒋东渠眨巴着眼睛,支支吾吾道:“你错在哪里,还不知道吗?非要我点出来?”

    燕七哈哈一笑:“你还真得点出来,不然,我资质驽钝,不明所以。来吧,你现在点点我吧,我等着呢,你到底点不点啊。”

    蒋东渠气得肝疼。

    这还用点?

    满场官员谁不给我面子,可你燕七竟然蹙我的眉头?

    我要修理夏明,关你什么事?你为什么要横插一杠子?

    显得你能?

    这个刺头,真是气死人。

    蒋东渠没办法说出口,憋得心里火大。

    燕七盯着蒋东渠,反而急了:“你不点我?呵呵,你要是不点我,还要问你呢。我请夏尚坐下,哪里犯错了?有悖于法律,还有有悖于人伦?请蒋侍郎指出来。只要你说的对,我一定改。说,你倒是说啊,也让各位官员仔细听听。”

    蒋东渠哑口无言,憋了好半天,面红耳赤哼了一声:“本侍郎大人大量,不屑与你计较。”

    你敢计较吗?

    燕七撇撇嘴。

    七哥我满身匪气,怕谁呀?

    燕七拉着夏明坐下,让夏明坐在左边,自己坐在右边。

    在大华,以左为尊。

    这一个细节,就让众人得明明白白:燕七对夏明很是尊重。

    夏明很感动,嘴巴张合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燕七递上一杯茶水,笑道:“夏尚,你学问最高,皇家院的才子都很崇拜您!若有机会,还请您到皇家院为学生讲课,传道授业解惑,您可愿意?”

    夏明感激涕零:“燕侍郎若肯请我,我自然是愿意的,燕侍郎只管定个时间,我一定配合,绝不会搪塞。”

    夏明握着茶杯,眼中越发湿润了。

    哎!

    想想自己的处境,真叫一个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

    而且,还称得上是众叛亲离。

    下面坐着的这四位副侍郎,八位员外郎,十几位郎中令,其中就有曾经和自己交好的属下。

    现在,自己落难了,他们有的投靠了蒋东渠,有的就算没有投靠蒋东渠,也对自己敬而远之,将自己撇撇的一干二净,生怕带给他们一丁点晦气。

    曾经忠心耿耿的下属,现在却成了陌生人。

    真乃人生之大讽刺啊。

    再燕七,以前素不相识,竟然也会出手相助。

    这份仗义执言,这份雪中送炭,怎能不让人感激涕零?

    若是此处无人,夏明一定会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蒋东渠又重新躺在尚椅子上,着夏明,表情极尽嘲讽。

    他在燕七这里丢脸面子,很生气,就想要折磨夏明,从夏明这里把面子找回来。

    “夏明,你这尚椅子不错啊,我坐着挺舒服的,以后,这把椅子就归我了,我要天天坐着,你自己另寻椅子吧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明摆着,蒋东渠要夺权了。

    夏明没办法,咬着牙,只好忍着。

    燕七笑了。

    蒋东渠啊蒋东渠,这椅子你还想一直坐着?

    既然夏明坐不成,那别人也别想染指。

    燕七又捏了一粒花生米。

    巫山云雨经运起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指尖弹出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花生米击中了蒋东渠的椅子。

    呼啦啦!

    椅子腿断掉,椅子散了架子,倒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哎呀,好痛!”

    蒋东渠正在四仰八叉的躺在椅子上,哪里想到这椅子是个腐渣工程,竟然压塌了。

    他摔得浑身疼痛,更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腰都痛的直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众人一见,大为惊奇。

    好端端的椅子,怎么就塌了。

    燕七走过去,着直摇头:“蒋侍郎这是干什么呀?你比猪还重呢,好端端的椅子,竟然压塌了,你得有八百来斤吧?”

    你才是猪呢。

    你才八百斤呢。

    蒋东渠大呼叫,捂着腰杆,挣扎了几下,没有站起来。

    林若山走过来,故作神秘,掐指一算:“哎呀,蒋侍郎,你坐了尚椅子,椅子应声而碎,此乃不吉之兆啊。”

    蒋东渠问:“哪里不是吉兆了?”

    林若山撇撇嘴:“这还用问?说明只要你坐了尚的位子,就会倒霉,摔得筋断骨折。”

    蒋东渠大怒,指着林若山:“好你个死胖子,竟然咒我。”

    虎子故意对林若山说:“你可别乱说实话了,林半仙,有些话虽然是好意,但别人听不进去啊。你蒋侍郎印堂发黑,眉宇间透着黑气,就是个倒霉之态,理他作甚。”

    蒋东渠懵了:“林若山?林……林半仙?”

    林若山一脸神秘之态:“嘿嘿,不敢当,不敢当!什么半仙不半仙的,不就是能够通灵吗?算不得半仙,嘿嘿,算不得呢。”

    蒋东渠真是快要毛了。

    难道,真不是吉兆?

    燕七在一边听了想笑:林若山这厮,还真会搞鬼。

    他也在一边煽风点火:“林兄,你上次给一个人算命,说他七日之内必死,那人还不信呢。后来,那人真掉进粪坑里淹死了,好惨的说呢。哎,你刚才说蒋侍郎不是吉兆?难不成很凶险?”

    林若山满脸凝重,盯着蒋东渠,严肃的摇摇头:“不可说也,不可说也,蒋侍郎,你保重吧。”

    日!

    蒋东渠吓得一个鲤鱼打挺,还是没挺起来。

    躺在地上,疑神疑鬼。

    我刚刚坐了尚的椅子,屁股就摔了八瓣。

    若是以后真当了尚,会不会死啊。

    蒋东渠疑神疑鬼,摔了一跤,又被林若山吓唬了一阵,心念杂勃,别提多难受了。

    想着一会开过了会议,定要找个好算命先生,给自己破一破。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5分钟内会处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