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迷屋 > 穿越小说 > 我是特种兵之火凤凰 > 第35章
    1

    浩瀚的原始森林枝繁叶茂,从高空看去,一望无际,犹如波涛汹涌的大海。灼热的太阳照射在丛林上空,一层湿热的雾气逐渐在林叶间升腾。丛林里,红箭旅的一个连正按搜索队形前进。谭晓琳背着装备,满脸疲惫,带着b组队员悄悄地跟在最后面,向着更纵深的森林挺进。

    密林深处,担任尖兵任务的士兵停住脚步报告:“连长,还有十里就出林子了,没有任何发现。”“还见了鬼了!”连长纳闷儿地看看四周,除了噗噗的脚步声,林子里一片安静,“也许她们根本没走咱们这条线。大家都饿了吧?抓紧点,出林子让炊事班做红烧肉犒劳犒劳!”士兵们欢呼着高兴地往前跑。在他们身后不远处,谭晓琳做了个手势,四人放慢脚步,与前面的队伍拉开了距离:“马上要出林子了,咱们再跟着就要被发现了,走这边。”几个人顺着旁边的小路拐弯,进了林子。

    没多久,几人来到一道高二三百米的陡峭绝壁前,近九十度的峭壁挡住了她们的去路。谭晓琳看看掌上电脑:“绕过去要多走三十多里,抓紧时间歇歇,就从这里上!”叶寸心坐在地上打开电脑,看了看:“他们正在部署对2308地区布雷。”谭晓琳也凑过来:“那是通往导弹营的,这就是说,和路雪她们没被抓住,从沼泽地穿插过来,直接去了导弹营!”叶寸心飞快地操作着电脑:“方旅长知道我们混进他的队伍了,准备沿途设卡拦截。”谭晓琳想了想说:“嗯,出了林子还得想个金蝉脱壳之计。咱们上吧!”

    “我打头!”沈兰妮起身,叶寸心一把拦住她:“你的脚还没好利索,我先上!”叶寸心不等沈兰妮反应,率先把身体紧紧贴着山壁,一点一点地往上挪动,其他三人紧随其后。峭壁很陡,风声萧瑟,四人小心翼翼地挪动着,不敢低头往下看,如同几只迷彩色的蚂蚁在蠕动。快到崖顶了,叶寸心抱住一棵小树想往上爬,突然,小树松动了,碎石哗啦啦地落入山谷。叶寸心急忙拔出匕首,猛地往崖边的石缝里一插,旋即一个鹞子翻身跃上了崖顶。

    叶寸心爬上山顶,打开攀登绳,哗啦啦甩下去,将攀登绳的另一端绕在一棵粗壮的大树上。谭晓琳伸手抓住攀登绳,叶寸心使劲将她拽了上来。唐笑笑看看头顶:“太好了,我自己也能爬上来!”忽然,唐笑笑左脚踩空,整个身体失去平衡,顺着山脊往下滑,沈兰妮眼疾手快,伸出腿,钩住了唐笑笑身后的背囊,唐笑笑一个鲤鱼打挺,翻身跃上旁边的树干,唐笑笑看着沈兰妮,心有余悸地伸出大拇指表示谢意。叶寸心松了一口气,甩下绳索,把唐笑笑拉了上去。

    四个人趴在崖顶,风声呼呼地刮过,谭晓琳看着电子地图一脸惊喜:“太好了,再走五公里,咱们就出去了!”唐笑笑一脸忧郁地说:“也不知道和路雪她们怎么样了,我都想开心果了。”谭晓琳收起地图,拍拍她的肩膀笑着说:“放心吧,她们跟我们一样,都是从雷神那个活地狱熬出来的女人,没什么应付不了的,走!”谭晓琳一挥手,四人背着背囊快速朝小路行进。

    沼泽地外的何璐和a组的几个女兵瘫在杂草地上,除了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,满脸满身都是泥巴,活像一个泥人。何璐侧头看了看队友们,张了张嘴,想起身,又倒下了。过了一会儿,何璐强打起精神,坐起来,掏出匕首,在自己的左手小臂上划了一刀,黏稠的鲜血缓缓从刀口下流出来,何璐把嘴贴上去,吮吸着。

    “奢香、蚊香……开心果,快……快起来。”何璐沙哑地叫醒队员们,阿卓睁开眼:“和路雪,我……我动不了。”另外两名队员没说话,点头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何璐吮吸着,指了指自己的手臂,几把军用匕首都拔了出来,锋利的刀刃折射着太阳光。田果犹豫地说:“我妈说了,一滴血,一年命,我可不敢!”阿卓拔出匕首刺向自己的胳膊,血慢慢流了出来,她连连吮了几下:“那你就留在这里……喂狼吧!”田果颤抖地举起匕首,闭着眼睛刺向自己的胳膊。很快,疲惫不堪的女兵们慢慢恢复了斗志,何璐简单地包扎好手臂,站起身:“咱们走!”几个女兵互相搀扶着进入了小树林。

    已近黄昏,远远地可以看见公路了,谭晓琳带着女兵们趴在不远处的灌木丛里观察着。远处,有个很高的土坎,紧靠公路,公路下面长满了茅草,再下面是一条水沟。谭晓琳举着望远镜:“离红箭旅指挥部还有一百多公里路,望山跑死马,靠两条腿肯定是来不及了,咱们得借辆车用用。”

    叶寸心从狙击步枪的瞄准镜里观察:“云雀,你看在那块很高的土坎设伏,还是到水沟里?”沈兰妮肯定地说:“当然是土坎了,居高临下,便于出击嘛!”谭晓琳想了想,摇头:“土坎虽然居高临下,但是从上往下跳,空间比较大,敌军一惊动,一个翻滚就可以沿着水沟逃跑。我看还是水沟好,从下往上,迫使敌人逃无退路!”叶寸心点头,收好狙击步枪:“走,听国防大学的!”几人低姿朝公路方向快速跑去。

    四个女兵们隐蔽在草丛中,只露出两只眼睛监视着路面情况。一辆挂着伪装网的吉普车急驰而至,车窗摇下来,副驾驶上少尉的胳膊放在窗口上。谭晓琳低声命令:“战斗准备!”叶寸心举起狙击步枪,瞄准镜里,驾驶员的身影在摇晃,沈兰妮拿着测距仪在报数据。瞄准镜的十字线稳稳地锁定驾驶员的脑袋,叶寸心轻吐一口气:“可以了!”

    “行动!”谭晓琳低喊,噗!一声枪响,驾驶员头上冒着烟,连忙刹车。敌军少尉连忙跳出来,举着枪四下看。谭晓琳带着唐笑笑已经跳上路面,举枪对着他:“缴枪不杀!”少尉举手:“我投降!”谭晓琳审视着俘虏:“你们是哪个部分的?执行什么任务?”少尉说:“红箭旅陆航大队的,去团部领装备。”叶寸心听着,眼睛一转,顿时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四名女兵连人带车转移到附近的密林里,迅速隐蔽起来。谭晓琳看着叶寸心:“说吧,你的主意是什么?”叶寸心坐下,拿出地图:“这里是红箭旅陆航大队的战备机场!”沈兰妮撇撇嘴:“什么意思?我们不是要去搞红箭旅的指挥部吗?这是南辕北辙啊!”

    叶寸心瞪她一眼:“你能不能等我把话说完!”沈兰妮抱着胳膊说:“行,看你能吐出什么牛黄狗宝来。”叶寸心没空和她斗嘴,指着地图上的路线图:“现在红箭旅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指挥部,他们布设了天罗地网,就等着我们钻进去。我们现在去,不管怎么去,即便完成任务也逃不出来,最好的结果就是同归于尽。我们要想干脆漂亮地完成任务,就得借力打力。和路雪她们去搞防空导弹营,就是借力打力,那我们干吗要那么傻,非要钻到红箭旅指挥部去呢?他们有很多兵种,能摧毁他们指挥部的有好几支部队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唐笑笑一脸兴奋:“说得对啊!不过——你能开好直升机吗?”叶寸心不屑地说:“我们不是都学过武装直升机驾驶吗?”唐笑笑急了:“那能一样吗?难道说,我上个驾校,开了两个小时车,就能开车玩特技?老天爷啊!那可是武装直升机,一架好几千万呢!万一摔坏了怎么办?还有,我们就在直升机上啊!这一摔下来,可比撞车严重,一爆炸,我们连尸首都找不到啊!”叶寸心平静地说:“可我们不止开了两个小时啊,我们学了七十个小时的直升机驾驶啊!”

    沈兰妮在旁边一直没说话,抱着胳膊思索着。谭晓琳看她:“少将,你怎么看?”沈兰妮抬起头:“啊?我觉得列兵说得有道理。”叶寸心回头,有些意外地看着沈兰妮。唐笑笑张大嘴:“什么?!你还觉得她说的有道理?难道你想我们都活活被烧死啊?就是不摔下来爆炸烧死,我们也会被开除军籍的!盗窃军用直升机,那果断是违法行为,你们知道吗?开——除——军——籍!”谭晓琳忙拦住她:“别激动!别激动!”

    “我能不激动吗?我当个兵容易吗?我九岁就进文工团舞蹈队了,九岁!我吃了多少苦啊?现在才是个正连文职!这一闹,我什么都没了!你说,我怎么能不激动?”唐笑笑快哭了。叶寸心难得耐心地说:“可是现在是演习,演习就是战争!这是他们要求我们的标准,我们只不过是照样做了!”

    唐笑笑带着哭腔:“哎呀,你是三岁小孩子啊?难道说,为了这个特战队员的资格,让我什么都没有了吗?”沈兰妮看着她:“我流的汗水不会比你少!我都敢干,你怕什么?患得患失,你到底干不干?”唐笑笑心一横:“我不干!”沈兰妮转头看着谭晓琳,谭晓琳坚定地说:“我同意!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连你也疯了吗?你这个少校也不想要了吗?!”唐笑笑真的快哭了。谭晓琳一脸平静地说:“这和军衔有什么关系?仗打不赢,我哪里有脸挂军衔!”说着嗤地一声撕掉了领章。沈兰妮也动手:“我也没什么好眷恋的!”叶寸心一笑:“你们当干部的都不要了,我个一拐还有什么好怕的?”嗤——直接撕掉了。

    唐笑笑左右看看:“疯了,全疯了!”三个人笑着都看着她,谭晓琳说:“就剩下你了,你干不干?”唐笑笑急促地呼吸着:“你们都疯了,还剩下我怎么办?让我在这里等死吗?我也得跟你们一起去!”嗤——也撕掉了自己的领章。唐笑笑看着手里的领章:“这次行了吧?”几个人互看着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谭晓琳将领章装在军靴侧边的口袋里:“好,现在全票通过——我们就这样定了!今天晚上,打陆航,抢飞机,直捣黄龙!”沈兰妮举手一掌劈下去:“砍掉红箭旅的头!”只有唐笑笑,兴致高不起来:“都想得那么好,先想想自己买没买保险吧!疯子们!偷军用直升机摔死了,保险公司可真不一定赔!”正说着,远处传来一阵狗叫声,沈兰妮脸色一变:“哎呀!又来了!快跑——”女兵们拿起背囊和武器,兔子似的快速撤离。追兵们牵着狗,哗啦啦过去了。

    四名女兵在丛林里拼命狂奔,追兵紧跟在后面,密集的脚步声和犬吠声在丛林里响起。谭晓琳跑得呼哧带喘:“这样跑不是个办法啊,他们是男兵啊!肯定速度比我们快,耐力也比我们好!”沈兰妮喘着粗气:“不跑怎么办?束手就擒吗?”唐笑笑放慢了脚步:“我……我真不行了!你们快跑,别管我!”谭晓琳拉着她:“我们不可能丢下你!”唐笑笑停住脚,急促地呼吸着:“我有办法,真的!你们快跑!找个地方藏起来!”

    追兵们一路狂飙,突然,军犬停住脚,吐着舌头好奇地看着前面。跟上来的士兵们也站住了,惊呆了——开阔地上,唐笑笑没拿枪,站在那儿奇怪地笑。追兵们不知道什么情况,都不敢贸然上前。一名士兵问:“班长,这女兵怎么了?”班长也纳闷儿:“不知道,笑得蛮奇怪的。”唐笑笑还站在那儿奇怪地笑着,笑声越来越大,前仰后合,笑声在幽暗的密林里回荡,追兵们听着不寒而栗。在暗处,谭晓琳几人藏在灌木丛后,也是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了?不会是真疯了吧?”叶寸心悄声问。谭晓琳做了个嘘的手势:“别出声,她肯定心里有数!”三人躲在灌木丛里,不敢动。

    那边,唐笑笑笑完了,开始唱歌,从《我爱北京**》一直唱到了《红梅赞》,各种舞蹈层出不穷,士兵们都看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瞧见没?别老说我操练你们狠,你看看被狼牙操练的女兵——直接疯了!”班长说,士兵们都惊讶地看着。唐笑笑开始跳现代舞,迪斯科,唱歌给自己伴奏。士兵们放松警惕看着,枪口渐渐放下了。唐笑笑唱的歌也开始转变曲风,变成性感欧美风,扭动着脱掉战术背心,再是外衣……士兵们彻底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闭眼!都闭眼!谁也不许看!这是个女疯子!”班长急吼,士兵们急忙闭眼,有的转身背对着。这时,穿着性感t恤衫的唐笑笑突然眼露凶光,脚尖一挑,藏在灌木丛中的自动步枪枪带被挑起,枪利索地落到她手里,唐笑笑尖叫着开始扫射。躲在灌木丛中的三名女兵立即跳出来,举起手里的自动步枪精确射击——敌军连人带狗,纷纷中弹冒烟——全军瞬间覆没。

    “换弹匣!”谭晓琳高喊,其余女兵火力续上,谭晓琳迅速从胸前的弹匣袋里拔出第二个弹匣,子弹顶上膛,班长连忙招手:“别打了别打了,我们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枪声渐渐平息,士兵们的身上头上都在冒烟。军犬趴在旁边吐着舌头,也冒着烟。谭晓琳走过来:“下次记住啊,战场上可别闭眼!记住规矩啊,我们走!”说着带着女兵们走了。

    2

    欧阳倩担任尖兵,何璐走在中间,田果和阿卓紧随其后。田果打着哈欠,欧阳倩忽然朝后打了一个手势,几人立即停止前进,低姿观察。欧阳倩指了指前面的树林:“是雷区!”何璐低头仔细观察着。地面上,在枯草的掩护下安放了数不清的模仿地雷。田果看见一地的地雷,一下子醒了:“啊?这要是过去,死无葬身之地啊!”欧阳倩看着何璐:“和路雪,雷太多了,要不咱们换条路吧?”何璐左右看看地形,摇头:“你看,左右都是开阔地,我们要是退出小树林,有可能会被敌军的观察哨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继续前进,万一引爆地雷咋办?”阿卓一脸愁云。

    “再耽误下去,云雀那边出点情况,打飞机就难了!”何璐想了想,“不知道这雷区有多宽,我们没有时间绕了——快速探雷,快速通过!”欧阳倩慌张地说:“我,我没把握!”何璐目光坚定地看着她:“蚊香,我相信你是最棒的,把探出来的地雷用荧光粉标注出来!”欧阳倩重重地点头,转身进入雷区,其余人呈一路纵队跟着,后面的人踩着前面人的脚印缓慢前行着。

    欧阳倩趴在地上,小心翼翼地清除杂草,额头上浸满了汗水。发现一颗雷,她拿出荧光棒涂抹,白天看不出端倪。阿卓问:“不是特种部队不走回头路的吗?我们通过不就行了,为什么还要标注出来?”何璐说:“我们要做好所有的准备,如果被追剿,好歹我们还知道怎么过去。”阿卓竖起大拇指:“明白了,把敌人骗进来,对吧?”何璐笑笑,几人快速通过雷区。

    暮色渐渐降临,防空导弹营周围岗哨林立。从丛林深处望过去,可以清晰地看到导弹发射架,还有雷达架子。此时,几名女兵趴在山坡上。何璐拿出望远镜观察着,前面是一片开阔地,没有任何掩体,如果直接冲过去肯定成为敌人的活靶子。这时,一辆卡车从远处慢慢开过来,田果定晴一看:“是送菜的!我们防化团也是这车,我常坐。”何璐眼睛一亮:“太好了,设路障!”

    几人将一块大石头推下山坡,石头翻滚着落到公路上。不一会儿,汽车在大石头前停下,司机走下车:“真倒霉!哎,快下来帮一把。”副驾驶座的士官跳下车,两人吃力地把石头推到路边,何璐一行人趁机快速溜下公路,跳上了卡车车厢。司机跳上车点火,汽车往导弹营营部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汽车在食堂前停下了,后车厢跳出两个黑影。司机下车转身走了,士官忙叫住他:“哎,不帮着卸菜啦?”司机头也不回地说:“你胳膊不酸啊?明天再卸也来得及。”士官想想:“那倒是,累了一天,回去歇歇。”正想转身走,两个黑影悄悄摸上前,猛扑过去,掐住两人的脖子。士官和司机连忙反击,显然不是对手,三两下就被制服了。阿卓抽出匕首要划拉,何璐急忙拦住:“留活口!”

    田果和欧阳倩也摸了过来,扒下两人衣服,司机一脸惊恐:“姐姐,男女授受不亲!”田果啪地敲了他一下:“猪八戒还嫌老鸦黑?咱这是抬举你!”何璐举着枪:“说,营部在什么位置?机要员住哪里?”士官哭着脸:“女首长,咱是革命战士不能说啊!”阿卓推了他一把:“那你就等死吧!”

    田果看着士官:“你应该说,小的上有八十岁的老母,下有喂奶的孩子,八路爷爷,饶我条命吧!”士官笑:“姐姐真风趣,但是我还是什么都不能说!”何璐苦笑看着远方:“营部往后走,带围墙的灰色的房子。机要员就住在指挥中心,就是天线最多的房子旁边。”士官吃惊地看着何璐:“啊?你怎么知道的?”何璐看着他一笑:“我……就是红箭旅出去的……解放军优待俘虏,只不过现在要委屈你们一下。”看更多好看的! 威信公号:HHXS665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5分钟内会处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