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迷屋 > 穿越小说 > 我是特种兵之火凤凰 > 第54章
    1

    “根据可靠情报,国际恐怖组织k2的重要头目黑猫与一批武装恐怖分子于昨晚偷渡入境!”洪峰面色冷峻地说,“他们盘踞在蜈蚣山的一处废弃厂房当中,有三十人之多。指挥部命令我们立即出动!注意——这批恐怖分子是黑猫最精锐的手下,其中不乏外军特种部队的退役老兵。他们装备精良,实战经验丰富,都听明白了吗?!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!”队员们挺胸高声怒吼。

    雷战一挥手,队员们冲向机库。谭晓琳高喊着:“快!火凤凰——这边——拿武器穿装备——”洪峰转向雷战:“请特种部队的同志担任尖刀突击队,我们随后跟进。秘密渗透,无声战斗,是你们的专长。”

    “感谢信任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雷战伸出右拳,洪峰也举起右拳,拳头撞击在一起,洪峰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何璐站在原地没动,雷战看见她:“嗯?你怎么不去准备?”何璐走上前:“她们帮我拿东西……我,我是想问你……是不是,是不是……他提供的情报?”雷战看她,没说话。何璐努力抑止着内心的激动,嚅嗫着:“对不起,我不该问,我只是想……我太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!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你也不该问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!我,我错了!”何璐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行动在即,不要分心。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何璐转身跑向机库。雷战看着她的背影,喃喃道:“你以为,我不想知道吗?”

    密林深处的小木屋里,天狼看着远处出神。蜂鸟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t恤,牛仔裤,脸上也不如平常的浓妆艳抹,看上去像清纯的大学生。蜂鸟收拾好,走出屋子:“怎么,不打算去见黑猫吗?”天狼看见她,愣了一下:“你今天穿的……不太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一样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想起一些事情。”天狼收回视线,看向别处。蜂鸟轻轻一笑:“你以前的女友?”天狼冷冷地:“我说过了,我不和你谈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心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心事一直都很重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干的?”蜂鸟看着天狼。

    “什么是我干的?”天狼也看着她,目光平静。

    “那些准备和我们接头的人,是你干的吗?”

    “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和你一样,我也想毁灭掉k2。”天狼不动声色地看着她。蜂鸟的眼里含着眼泪:“是的,我是黑猫派来监视你的,我也发现了你的许多疑点,但是我从来没有跟黑猫提起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懂你说的什么。”天狼收回目光,继续看着远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一直在和什么人通话。”

    天狼心里咯噔一下,看着她,在身后的左手已经摸向匕首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有说,也没有去听。我想,你这样做有你的理由。我想摧毁k2,也许你是在做这件事,那你就是在帮我。”蜂鸟有些激动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摧毁k2?”天狼注视着她。蜂鸟看向远山,禁不住眼泪落下来:“许多年以来,我没有跟任何人讲过自己的故事,我怕说出来,会被杀掉。”天狼想想,没说话。蜂鸟继续说:“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信任你,也许是我爱上你了吧。”

    天狼还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出生在一个外交官的家庭,我的父亲是b国驻外大使,我的母亲是一名钢琴教师。我曾经过着让许多孩子羡慕的幸福生活,每天他们都会陪我弹钢琴,做游戏,像个小公主一样,你知道那时的我有多幸福吗?!”蜂鸟泪如雨下地讲述着,“可是这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一天结束了,是黑猫,带着一帮人杀了我的父母,是他,从此让我走进这暗无天日的不是人过的日子!我每天都在做恶梦,但我却不敢哭出来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天狼面无表情地看着她,蜂鸟泪流满面,“我恨透了黑猫,也恨透了k2,我想毁灭他们,但是我没有能力!”天狼的手还握着匕首,但脸上闪过一丝恻隐之心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想毁灭他们,所以我没有出卖你。我是站在你这边的,虽然你不相信我,但是我真的没有出卖过你。黑猫问我什么,我都没有说!我一直说你很正常,没看出什么破绽!真的,我也想毁了k2!我想杀了黑猫!我可以帮你的!”蜂鸟含着泪激动地说。天狼冷冷地看着她:“你刚才说的话,我当作没有听见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能看出来,我说的都是真话!”

    天狼站起身,提起背包,径直走向停在那边的越野车:“动身吧,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。”天狼把背包扔到后座,跳上车。蜂鸟站在原地,脸色恢复如常,对着隐藏在领口的微型耳麦低语:“黑猫,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。”

    2

    一处破旧的厂区里,空旷的厂房四周烟囱林立,一片破败的景象。围墙外,雷电突击队悄悄接近,潜伏在灌木丛当中。火凤凰在另一侧出现,也潜伏起来。雷战隐身在围墙的一处缺口处,对着耳机低声问:“元宝,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阎王和元宝穿着吉利服,跟两团茅草似的,担任了全队的狙击侦察任务。元宝趴在高处的山地上,拿着激光测距仪,观察着空旷的厂区低语:“目光所及,没有人影。”

    “进!”雷战轻声命令。谭晓琳站起身,沈兰妮和田果踩着雷战和谭晓琳的肩膀,持手枪慢慢露出墙头,一切平静。沈兰妮打手语示意安全,队员们架好人梯陆续攀爬过墙。落地后,迅速散开四面警戒。雷战最后一个翻身越过墙,打手语示意,谭晓琳会意,带着火凤凰往一侧搜索过去。雷战则带着雷电队员往另外一侧走去。

    厂区里一片沉寂,空无一人,谭晓琳带队小心翼翼地搜索前行。突然,哗啦一声轻响,队员们立即卧倒,四面警戒。只有林国良还站在那儿,脚踩着砖头,没动。沈兰妮看他:“是你踩的?”林国良不说话。何璐问:“你为什么不卧倒?”林国良不说话,指了指脚下,动作很慢。

    沈兰妮把武器横架在胳膊肘上,匍匐着爬过去,林国良低吼:“别过来!”大家都看过去,林国良踩在一小堆碎砖上,站着一动不敢动,额头上有细密的汗水渗出来。欧阳倩趴在地上低吼:“都原地不要动!”何璐命令:“警戒!”谭晓琳有些紧张:“他们埋了炸弹,可能会有埋伏。”

    欧阳倩转向趴在旁边的田果:“你开路,我去排炸弹。”田果看她:“喂,为什么是我开路?!这儿还不知道有多少颗地雷呢!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的排雷成绩仅次于我!”欧阳倩拔出匕首,探着爬向林国良。

    “哎,这就是兄弟啊,关键时刻就把我出卖了!我来开路!”田果拔出匕首,小心翼翼地往前探着爬去。

    “大家跟着她的轨迹往前运动,千万不要超过她运动的范围!”谭晓琳命令。队员们小心地沿着田果的轨迹往前进。沈兰妮没动,看着林国良。林国良满脸是汗:“别管我,快走!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丢下你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战场,走!”沈兰妮眼里含着眼泪,林国良看着她,“我命令你走,中尉!战斗还没有开始,她们需要人手!”沈兰妮咬牙:“是,少校!”转身往前爬去。

    队伍缓慢地前行,越来越远。林国良眼巴巴地看着,不敢动,脸上的汗水不停地往下滴答。欧阳倩爬过来:“她们到了安全距离了。”林国良深呼吸:“你有把握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只能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走,别管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爆破手,这是我的工作。”欧阳倩打开背包,里面装着各种专业的排雷工具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制炸弹……不是地雷,我们都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路数,太危险了。”林国良咽了口唾沫,“你赶紧走,我可以撑住,到行动结束!”欧阳倩取出探雷针:“没有响,就不是触发引信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松发引信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到声音了?”

    “咔嚓。”

    欧阳倩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松开,可能就炸了。”林国良说。

    “我来检查这颗炸弹。”欧阳倩跪在地上,低下身。

    “别逗了,走吧,我能坚持到行动结束,你再回来排雷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儿就是活靶子!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在这儿,也是活靶子!”林国良低吼,“听着,你必须走!”

    “虽然你是少校,但不是分队的指挥员,我可不听你的命令。现在不要再废话了,我们在这儿多待一秒钟,就早死一秒钟!别动,我开始检查炸弹!”林国良无奈,欧阳倩小心翼翼地掀起旁边的碎砖块,炸弹露了出来。林国良满头是汗,一动不敢动。欧阳倩拿出手持检测仪,仔细探查。

    “没有化学试剂,没有神经性毒气,没有血液性毒剂,没有核辐射,我可以手动拆除。平稳自己的呼吸,如果松发雷的引信够敏感,呼吸急促也会爆炸。”欧阳倩小心地说。

    林国良深呼吸,平息自己。欧阳倩把检测仪放到一边,拿出拆弹工具包,脱下手套。林国良闭上眼,又睁开,欧阳倩看他:“你最好闭眼,省得情绪波动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死,我得知道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乌鸦嘴,我还不想死呢!记住——纹丝不动!”林国良眨巴眨巴眼,示意明白。欧阳倩小心翼翼地拆去炸弹的外包装,露出了里面的水银引信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林国良问。

    “是松发的,还是双保险,防拆弹设计。水银倾斜开关,用头发固定两端,一碰到这两条线,炸弹马上就引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拆除水银倾斜开关?”

    欧阳倩没说话,看着炸弹脑子飞快地思索着。林国良的汗水冒了出来:“你这个化学系的高材生还不如我呢——丙酮。这儿哪有丙酮?你快走吧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是丙酮!”欧阳倩低吼。

    “你又没带丙酮!”

    欧阳倩还在思索,林国良看她:“你还在犹豫什么,快走!”欧阳倩没理他,看向在远处建筑物后面警戒的队员们。

    “芭比!——”欧阳倩轻轻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干吗?”唐笑笑问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带了洗甲水!”

    唐笑笑心虚地看了谭晓琳一眼,壮着胆子说:“对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带那玩意儿啊?”谭晓琳看她,“违反规定了啊!”唐笑笑尴尬地笑笑:“我这不是有时候偷偷上指甲油吗……”沈兰妮忍住眼泪:“蚊香,你问洗甲水干什么?对炸弹有用吗?”

    “有用!快把洗甲水送来!”

    “你的洗甲水呢?”沈兰妮赶紧翻唐笑笑的兜。

    “别翻别翻啊,这儿呢!”唐笑笑从背包里翻出一小瓶洗甲水,沈兰妮一把夺过来,卧倒,嘴里叼着洗甲水,沿着来时的路线慢慢爬过去。欧阳倩接过洗甲水,沈兰妮趴着没动,林国良看着她:“你快走!”

    “我不!”沈兰妮含着泪倔强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!听着,你是一个战斗员,你的职责是战斗,不是在这儿等死!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走!”

    “走!”林国良低吼,他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对沈兰妮说过。沈兰妮咬牙看着他:“林国良,你给我等着!这次你赶我走,看我下次怎么收拾你!”沈兰妮含着眼泪原路返回。欧阳倩笑笑,脸上也是层层密汗:“郎情妾意啊!”林国良没心情和她斗嘴:“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了,你到底有把握没有啊?”欧阳倩晃晃手里的洗甲水:“解药在手,还能没把握?”林国良不明白,欧阳倩打开瓶子:“洗甲水的成分就是丙酮,你给我站着别动!”

    林国良稳住呼吸。欧阳倩拧开洗甲水,慢慢地倒在水银倾斜开关上。林国良屏住呼吸:“现在需要干冰,我的背囊里有。”林国良慢慢地把背囊摘下,递给欧阳倩,打开,里面有各种急救设施和药物,血袋包裹着干冰袋。欧阳倩打开干冰袋,拿起一小块干冰,慢慢放进洗甲水里,干冰与洗甲水里面的丙酮迅速产生化学反应。欧阳倩看着,脸上的汗水滴答着往下掉。

    很快,丙酮和干冰把水银柱冻结成为一块冰坨。林国良兴奋地大叫:“我们成功了!”欧阳倩看他一眼,淡定地说:“是我成功了!——把你的脚拿开!”林国良还是不敢动:“你确定吗?”欧阳倩无奈地说:“确定!这都成一个冰坨子了,随便扔都行!”林国良闭着眼,慢慢抬起脚,欧阳倩也是一脸紧张。

    炸弹没有炸,欧阳倩跪在地上长出了一口气。林国良脚一软,也跪在地上,大口地喘着粗气。欧阳倩收拾好背包:“不用谢了,快走!”林国良也迅速收拾好背囊,跟着欧阳倩快速向小队靠拢。

    黑猫坐在监视器前,惊讶地看着:“想不到,想不到!”站在旁边的枪手说:“他们居然成功拆除了我们的ide。”黑猫笑笑:“这群女兵太聪明了!”旁边的枪手拔出手枪:“我们现在就可以干掉他们!”

    “再等等看,让他们都进包围圈。我们现在出手,干掉一个火凤凰无济于事,他们还有雷电突击队,还有公安的猛虎突击队,还有武警的山鹰突击队……我们要让他们都进包围圈,然后引爆所有的ide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只会算在天狼头上。”

    黑猫阴笑着说:“对,情报是他提供的,这笔账肯定算在他的头上。不需要我们出手,天狼死定了。中国的有关部门会全力搜捕天狼,对我们的注意力就会小很多。我们的计划还是会顺利实施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林国良和欧阳倩跑进来,沈兰妮喜极而泣。谭晓琳忧心地说:“他们在这里布置ide,肯定是知道我们要来。他们怎么会没埋伏呢?”沈兰妮说:“我觉得他们有埋伏。”叶寸心也点头:“我也感觉到了。但他们为什么不动手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一定有阴谋!”谭晓琳想了想,呼叫:“——雷神,我们遇到麻烦了,刚才拆除了一颗ide。”

    雷战带着雷电突击队在厂房的另一侧,雷战对着耳麦低声说:“我已经听到了,他们设了局。”哈雷说:“走这么久了,一点动静都没有,肯定有问题。”雷战想了想:“猛虎,山鹰,你们不要前进,这里有埋伏。”

    “出问题了?”潜伏在厂区僻静处的洪峰问。

    “对,他们设了ide,显然知道我们会来。”

    “情报有问题?”张晨初问。

    “有可能,现在还不能断定哪个环节出了问题。”雷战说。

    何璐一直没说话,若有所思。谭晓琳说:“如果是个局,只有情报出问题,情报不可靠!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!”何璐肯定地说。队员们都看向何璐,何璐嚅嗫着,“我,我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解释了,我知道你在想什么。”谭晓琳说,“现在什么都不要想,这个情报的来源未必是你想的那个人。”何璐努力平复着自己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们现在身临险境,需要冷静!要冷静,明白吗?队长!”谭晓琳看着何璐,眼神里充满了关切。

    “是!”何璐重重地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面临非常情况。”谭晓琳看着队员们,“我们可能……已经进入陷阱了。”沈兰妮不屑地:“陷阱?我还正想找他们呢!”叶寸心说:“可别大言不惭了,少将!现在被弄在陷阱里面的是我们!”田果想了半天,开口问:“有个问题,他们设陷阱有什么意义?这不是在境外,这是我们的地头。他们再怎么折腾也跑不掉啊?”欧阳倩也说:“是啊,他们应该想到这里被层层包围,就算是我们全军覆没,外面的军警成千上万!”

    “他们就没想跑掉。”耳机里传来雷战的声音,队员们都一愣,“——他们根本就不想跑,他们想杀掉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能得到什么?”谭晓琳问。

    “铲除他们日后行动最强劲的对手。他们的目标不止我们,还有公安和武警的突击队。他们想一网打尽这次安保活动的精锐突击队,即便是上级想从别的地区再调动突击力量,也需要时间部署和熟悉情况。这个空当,他们很可能会搞事。”

    “野心够大啊!”哈雷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在火药桶里面了,各位,现在动一下都要小心。”雷战语气冷峻。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办?坐以待毙吗?”谭晓琳急问。

    “他们现在不动手,是因为公安和武警的突击队还没进来。他们也不能进来了,如果我们有不测,安保还要靠他们。”雷战说。

    唐笑笑的脸色有些发白:“我们的死期到了?我可真的不想死……”阿卓瞪她:“别说丧气话!哪儿那么容易死啊!”

    “同志们,我们接受过最严格的训练,要有信心!”何璐说,女兵们目光坚毅地看着她。谭晓琳看着队员们:“他们不动手,想扩大战果,我们动手!”唐笑笑问:“我们现在在他们的包围圈里面,怎么动手?”何璐说:“就因为在包围圈里面,我们才更好动手!现在我们在敌人的心脏了,他们想对我们包圆,我们就给他们来个反包圆!”

    “说得对!”谭晓琳对着耳麦,“雷神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正是我的意思。”雷战说,“阎王,你注意枪打出头鸟,给我们提供远程掩护。猛虎,请接驳指挥部的卫星侦察系统,获取任务区的准确情报,我们需要你来做我们的眼睛。另外,让技侦部门打开无线电屏蔽,断掉他们通过手机或其他无线信号遥控ide的可能!”

    “阎王收到,雷神。”

    “猛虎收到,雷神。我们可以再派两个突击小组进去,协助你行动。”看更多好看的! 威信公号:HHXS665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5分钟内会处理